菁英中的菁英徵信社
關於部落格
這是有關於菁英徵信社一切的blog,還有社會資訊,需要徵信社協助的朋友,可以找菁英徵信社喔^^ 24H免費專線:0800-280-988
  • 103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婆和情人到底有什麼本質區別

徐志摩與陸小曼經歷過一段浪漫的愛情之後成婚。婚後的王子為了生存疲於奔命,往來京滬,高蹈於空,最終不幸逝於空難。彼時,大眾因徐志摩之死,對陸小曼的 奢侈生活多報以指責。其實,這怎麼能怪陸小曼呢?陸小曼是標準的消耗型人格,她需要的是個養護她、滋潤她、能使她從感情到物質兩方面皆滿足,並供給她的大 成本財物消耗的富有男人,而不是一位詩人。徐志摩與陸小曼的錯誤,錯就錯在將情人關係轉換為夫妻關係。消耗型人格的情人卻誤兼了經濟型妻子的職責,這必將 導致家庭關係的紊亂,亦會直接導致家庭經濟利益的崩潰。

然而,情愛學中有一種消耗比時間、財物的消耗更令人傷情,那便是容顏的消耗。杜拉 斯的《情人》開頭有一段頗為著名的文字“我始終認識您。大家都說您年輕 的時候很漂亮,而我是想告訴您,依我看來,您現在比年輕的時候更漂亮,您從前那張少女的面孔遠不如今天這副被毀壞的容顏更使我喜歡。”很多人將這段話熟記 於心,卻不知這段話是由葉芝的詩歌《當你老了》中的鑽石級詩句“多少人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者真心/只有一個人愛你那朝聖者的靈魂 /愛你衰老了的臉上痛苦的皺紋”演化而來。杜拉斯的聰明,在於她將葉芝的詩歌話語徹底轉化為她的小說話語而已。但,我想指出的是杜拉斯小說中“被毀壞的容 顏”與葉芝詩歌中“衰老臉上痛苦的皺紋”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衰老容顏。前者指的是一副因情欲的劇烈消耗,而在短時間內大幅度被毀壞的容顏。後者指的卻是順其 自然,在慢長歲月裡漸漸衰老的容顏。

在我看來,《情人》是一部真正的敘述情愛耗減性的偉大小說。其之耗減性是以一張少女之臉被提前幾十 年的被毀壞為代價的——“十八歲的時候我就衰老了”。《情人》裡的少女一直不肯承認她愛過那個中國男人,她從不對他說愛,她說她只是喜歡和他一起做愛。這 是因愛的無望而引起的耗減特性,這耗減在情感、 身體等等方面超載的狀況下,直接轉向了對容顏的傷害。從一開始,白人少女就知道白人社會不會容忍這個黃皮膚中國男子,而黃皮膚的中國富商家族,亦不會容忍 一位貧困的白人少女。杜拉斯在後文緊跟著寫道:“我常聽說我之所以過早地衰老是由於整個童年時期受陽光強烈照射的緣故。但我從來就不相信這種說法。也有人 對我說過窮人的孩子愛多思。不過,實際情況並非如此。”是的,實際情況是她的容顏老了,在愛的那兩三年被耗減而老,老的一塌糊塗。

杜拉 斯的這種情愛耗減式敘事手段,王小波從結構到語言皆深為神往。事實上王小波的《黃金時代》的結構,就是對杜拉斯《情人》結構的複製。其唯一的區別是將 性別角色進行了互換,故事構架亦是不可能之愛情,亦是以瘋狂的性消耗代替了全部的愛消耗。甚至小說的結尾,陳清揚對王二說“在那一瞬間她愛上了我,而且這 件事永遠不能改變。”這與《情人》中,中國男人對他所戀的白人情人所說的話如何相似“他說他永遠無法扯斷對她的愛,他將至死愛著她。”但,這兩段相似的話 裡,令我感興趣的卻是“永遠”二字,“永遠”在漢語裡是個屬於時間的詞彙。顯然“永遠愛你”是情人語法,而非夫妻語法。情人語法中,短暫之時在傾其所能的 耗減永遠(瘋狂的做愛),而永遠在長久的消費短暫之時(長久的回憶)。正是因了情人之愛的動人,才令短暫之時與永遠之時,第一次達到了點與面的偉大和解。

<引用PCLOD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